德国建“方舱医院” 市政大厅变医疗中心
来源:德国建“方舱医院” 市政大厅变医疗中心发稿时间:2020-03-30 15:12:56
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26日,据多家媒体报道,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,俄罗斯政府于27日起暂停大部分往返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国际航班。国际棋联随后于官网发布声明称,在不能保证参赛棋手和官员安全及时回国的情况下,国际棋联决定中止比赛。

国内是居民住在小区里,小区有统一的出入口,只要把出入口锁了,就能强制隔离。但国外不一样,很多地方没有所谓的小区,都是房子直接对着大街。不太可能把人控制在一个地方,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基层干部去做这个事。

彭志勇: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,新冠肺炎流行期间,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。研究发现,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,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;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▲国内外的医疗专家在线上交流疫情。央视新闻截图

我个人认为,面对疫情,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。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,结果又来了一千个;治好了一千个,又来了一万个,没完没了。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,所以治疗虽然重要,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。这方面主要靠政府,医生是干不了的。

赵剡:法国的医生也说,他们的病人,无论轻症还是重症都有肾功能损伤。我们国内的病人里,轻症病人基本没有肾功能损伤。

新京报: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,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?

彭志勇:有意大利北部的医生问我,病人数量增加后,ICU应该如何运转?我说ICU的床位可能会不够,你们要准备很多床位,准备很多医生、护士和防护用品。他们医院的ICU本来有20张床位,后来做了计划,要把ICU床位增加一倍或两倍。